当前位置:主页 > 世爵平台 >

引导为政者树立正确的义利观

  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北村有位叫郑苏仙的人,做梦来到地府,看到阎王正在审查新到的人。这时,一位身着官服者颇有气势地走进大殿,自称为官所到之处只喝百姓一杯水,一生无愧于天地鬼神。阎王笑道:“设立官制是为了治理国家、造福百姓。要说不收百姓钱财的就是好官,那么立个木偶在公堂上,它连水都不喝一口,不是比你还廉洁吗?”此人辩解道:“我虽没什么功劳,但也无过!”阎王说:“你一生处处所求不外乎保全自己,审办案件时,你为避嫌不敢说话,岂非有负于民?办理百姓之事,你怕麻烦没有上报朝廷,岂非有负于国?对于官员的政绩应当怎么看?无功便是过。”该官听罢,似有所悟,锋芒顿减。这个故事所揭示的,正是为官者“无功便是过”的道理。由此可见,有所作为、有所担当,才是为官从政者的基本政治素养。
 
  《孔子家语》载,“释贤而用不肖,国之不祥也……圣人伏匿,愚者擅权,天下不祥也”。只求自保的庸碌之官所造成的危害不亚于贪腐。为官者之所以避事、躲事,不负责任、不愿担当,从根本上说,是他们忽视了对中华传统忠义美德的继承与弘扬,转而奉行唯利是图、享乐主义、个人利益至上的处事原则,这也折射出一些为官者人生观、价值观、义利观的缺失。上行则下效,一旦极端个人主义、精致利己主义、享乐主义等价值观开始流行,必然会导其在全社会的蔓延,诚如孟子所说,最终“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如今社会中存在的食品安全、国有资产流失、偷税漏税、贪污腐化等问题,无不与为官者的不作为、不负责、不担当及其背后唯利是图的价值观密切相关。正因如此,早在人人汲汲争利的春秋战国时代,孔子、孟子等先哲就严于义利之辨,始终为人伦正义而奔走呼号,引导为政者树立正确的义利观。孔子云:“见义不为,无勇也。”对于为官者而言,遇到应当承担的事而不去承担,便是无勇的表现。在中国传统社会,那些庸碌无为者往往为世人所不齿;而那些勇于担当、坚持忠义的贤士,则为世人所称颂。
 
  《孔子家语》中记载着“史鱼尸谏”的典故:卫国的蘧伯玉德才兼备,灵公却不任用他;弥子瑕无德无才,反而受到重用。这时史鱼极力劝谏,但卫灵公却不采纳。史鱼去世时嘱咐儿子:“我在朝廷为官,未能使蘧伯玉入朝为官,也未能罢免弥子瑕,作为大臣,我没有尽到匡正国君的职责。我活着的时候不能匡正国君,死后就不能以正常礼仪安葬。我死之后,你将我的尸体放置在窗户下,对我而言就已经足够了。”他的儿子依言照办。卫灵公来吊唁时问其缘故,其子将史鱼的话告诉了卫灵公。灵公听后愕然失色地说:“这是寡人的过错!”于是他下令按照宾客的礼仪安葬史鱼,并且听取了他生前的建议,提拔任用了贤人蘧伯玉,罢免了佞人弥子瑕,并且疏远了他。孔子听后评论道:“古代极力进谏的人,到死也就结束了,没有像史鱼这样死了之后还要借着尸体来进谏的。他的行为感化了国君,怎能不称其为正直呢?”
 
  如史鱼这样的为官者,即使在生命的尽头仍然不忘尽忠职守,这种忠义、担当的精神,正是那些优秀的为官者特别受人民爱戴的重要原因之一。正如孟子所言:“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有人批判儒家的义利观,认为人人都会讲利益,不讲利益只讲仁义,恐怕只有少数圣贤人才能做到,因此义利观并不适用于广大民众。实际上,所谓圣贤,无非是依据自然而然的天道而行,也是以自然天道来教导人,因为“顺天者存,逆天者亡”“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为官者虽然不以个人私利为出发点,讲求仁义、负责担当,但结果往往能够实现个人长远利益与国家利益的双赢。相反,如果为官者为了追求个人私利而不择手段、庸碌无为,那么结果不仅会损害国家与人民的利益,也不能实现个人的长远利益。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06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