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巨头和资本的权力游戏

  坊间曾流行的一个段子是说,腾讯没有梦想,百度没有文化,上海没有BAT。对此上海某位本土创业者曾就上海创业环境发言,上海的创投格局就是顶层的阿里巴巴和腾讯,一层一层往下吃,局面就是上海的互联网公司不断被人收割。
 
  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在此之后,以阿里、腾讯为首的互联网巨头开始上演权力的游戏。不可否认在这其中,涉及面最广的大消费赛道自然是大佬们极力争抢的金矿。
 
  从阿里和腾讯投资公司的所属行业来看,腾讯在各领域的布局较为全面,且重视内容资源,在文化娱乐、游戏行业进行的投资次数最高;而电商起家的阿里巴巴在电子商务、文化娱乐、企业服务行业进行的投资次数最多。
 
  从C端一路碰撞到B端,阿里率先树立盒马这个生鲜样板,进而介入存量商超的数字化改造;腾讯的智慧零售则被纳入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作为“产业互联网”的一小块版图,同时,腾讯也对每日优鲜、好衣库、新氧、货车帮等企业进行了投资布局。
 
  聚焦至上海来看,那些经历过风雨迅速成长起来,终究抵不过市场弱肉强食规律的第一批互联网选手们,最终成了历史长河里的一个个节点。
 
  2008年成立的1号店专攻超市品类,具有领先优势,但可惜的是成立两年后,创始人于刚明白电商这条路终归是个烧钱的无底洞。在多次找风投无果后,1号店委曲求全,卖身沃尔玛。而就在于刚退出一年后,沃尔玛把1号店送给了京东。至此,1号店与京东合体,江湖再无1号店。
 
  这样的案例在当时的上海互联网圈里并不少见,易迅网站队腾讯,最终与京东合并;58同城并购安居客,美团合并大众点评,背后都有腾讯的身影;阿里巴巴全资收购饿了么,充当新零售基础设施角色,与口碑进行整合。
 
  再往后看,GMV 超千亿的业绩,淘宝用了 5 年,京东用了 10 年,拼多多仅用了三年;“位列第二的移动内容聚合应用”登陆纽交所,趣头条用了两年三个月。而前者有腾讯在背后撑腰,在超10亿用户流量的微信生态下,走得顺风顺水,其99%的用户皆来源于微信。
 
  更有趣的是后者,前不久,趣头条在公告中表示,趣头条将获得阿里1.71亿美元的可转债,可转债年息为3%,为期三年。与此同时,腾讯是趣头条的最大外部股东,持有542万普通股,持股比例7.8%。
 
  而在2018至2019年间,能同时吸引阿里和腾讯两家公司投资的企业,不止趣头条。2018年6月,在小红书的D轮3亿美元融资里,阿里和腾讯鲜有“同框”。而早在此前的C轮融资中,腾讯已经是小红书的机构股东之一。
 
  2019年2月14日晚间,阿里宣布通过全资子公司淘宝中国入股哔哩哔哩(B站)近2400万股, 持股比例占B站总股本约8%。要知道,腾讯曾是B站的第一大机构股东,占股12%。
 
  确实,巨头的臂膀太长。不过单就投资而言,VC们最讲究“高频刚需强复购”,在上海活跃的消费品牌自然离不开资本的灌溉。
 
  除了两位巨头之间的布局,天图投资、IDG资本、峰瑞资本、青山资本、经纬中国等业内知名投资机构也在消费升级领域持续加码,从新餐饮到生鲜零售,再到社交电商,涉猎范围广泛。
 
  根据投中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消费服务行业VC/PE融资案例达935起,融资规模120.80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38.45%。在融资数量和规模上,上海仅次于北京。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5-22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