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盘点 >

以高水平法治化推动市场经济深化发展

  尤需深刻认识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在经济权利的确认与保障方面仍有待提高。虽然在法治环境有待持续健全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应看到,这种发展成就的取得适用于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初期的特定状况。如果法治建设不及时跟进,从长期来看,经济自身的发展升级与持续增长很难保障。一方面,在中国经济商品化与市场化初期,受中国文化传统的影响与企业发展程度的限制,熟人交易和关系经济发达。这种熟人交易用一种非正式的契约与内部的信任代替了正式的法律制度保障,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法律制度的功能替代作用。当然,市场经济并不排除这种关系经济的存在,法律规范也不排除交往中的私人信任与关系网络,但缺乏交往广泛性与规则普遍性的大量小圈子式的关系经济的存在,说明中国经济的市场化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另一方面,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就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对法治环境要求不太高的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发展。
 
  以上两点说明在市场经济发展初期,规范的制度需求还不是太强烈。但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这两个方面的情况就必须予以改变,而这就对法治化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随着交往范围的扩大、熟人间的关系经济日益显出其局限性。这是因为,关系经济的弱点是合作范围太狭隘。在一个人人都相识的小社团里,非正式交易可能运行良好。但在复杂的大规模经济活动中,合作圈子的限制将阻碍不熟悉的新企业或个人形成有益的交易。对于大规模的市场经济,由国家实施的正式法律规则仍是不可少的。
 
  同时,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与成熟,制造业等第二产业所创造的价值在GDP中所占比重会越来越小,包括金融、保险、房地产等在内的第三产业所占的比重会越来越大。而这些行业与领域相对于第二产业而言,对于市场制度环境的要求要严格得多,因为其所交易的是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的服务或“许诺”,交易的范围更广、交易的时间差拉得更开、交易的价值更大、交易主体的人数更多更分散、交易的风险也更大,一旦出现问题,所造成的经济动荡与利益冲突也更剧烈。在制度资本特别是法治欠缺的条件下,这种市场、行业更容易扭曲、混乱。
 
  正如有学者指出的:“现代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基金市场等,是伴随着现代法治制度发展起来的。也就是说,没有支持陌生人之间交易的现代商法、合同法、证券法等方面的发展,就不会有今天我们熟悉的那些外部化了的金融证券市场;反之,金融证券交易在陌生人之间的深化过程,也带来了更多、更深层次的法治要求,促进了后者的演变。”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法律秩序未必是市场发展初期的前提条件,但却是市场成熟发展的前提条件”。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2-25  【打印此页】  【关闭